淮南南南南南南

一个智障废柴,刷屏狂魔,设定土得掉渣偏偏还爱开脑洞。

【伽小/双雄】逐日

一篇零分作文。
给kb雷文添砖加瓦。

*严重OOC预警。
*虽然很雷但还是谢绝转载,谢谢谢谢。
*虽然是伽小(双雄)但伽全程基本没出场。
*小中心,含路人视角第一人称。

Ready?

世界被分为昼与夜两部分。

生活在不同的区域的人们分别建立了两个国家:昼之国与夜之国。昼的居民生活在白天,夜的居民生活在夜晚。

昼之国的居民过着怎样的生活,我们不得而知。而夜之国的居民总是很沉默,他们披着黑色的斗篷,低着头匆匆行走,几乎不作任何言语。在昏暗的天穹下,如同一只只缄默的乌鸦般,从一个树梢飞向另一个梢头。

这一天也一如既往地平静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人们只是彼此擦肩而过,维持着一成不变的现状。

但是突如其来地,一块石头砸进平静的水面,溅起一片小小的水花。人群的前方似乎出现了一阵骚乱。

随着脚步的前进,视野也渐渐开阔起来——在街道的中央,人们自动分开一条道路,而造成这一切的中心人物,装束与旁人无二,并且也像其他人一样低着头匆匆行路。唯一的不同点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场……那是冰冷肃杀、带着血腥气的,军人的气场。

他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,一心一意的向着目的地——一座矗立已久,也许在世界刚刚诞生时就存在了的建筑物走去。

在他的身影渐渐远去后,人们才恢复了常态。但是在一小部分人的心中似乎产生了少许疑惑——为什么那个人影总给人一种熟悉感?


我自书架上抽出一本尘封的书籍,听见楼下传来推开大门的“吱呀——”声。随即,清晰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室内不断回响。

于是我翻开书,看见他站在我的面前。

『——在很久很久以前,世界还没有分化为两极的时候,曾发生过一场战争。

为了打败敌人,人们想尽了一切办法,乃至不择手段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专为暗杀而制作出的人造人少年,与被誉为战争兵器的骑士上将,由于某种因缘际会而相遇了。』

——摘自《星之国古代史专修五•杂谈》

随着他脚步的停驻,塔内再度陷入死寂。

好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。来者率先开口:

“你是智者?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听说,你知道一切。”

“这可真是抬举我了。”我露出无奈的苦笑。“如果我真的什么都知道,何必还窝在这里当一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呢?”

“不过,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。比如过去,比如未来,又比如……你的问题的答案。”

来人脸上显出少许谨慎的神色“有什么条件?”

“如果是你就不需要。”我低下头,浏览着泛黄的纸张上已经几不可辨的文字。“我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看到这样有活力的人了……尤其还是你,小心超人。”

“……”来人——小心超人的手暗暗扶在腰间的刀上。

“问吧,别客气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是我。”

“自从很久以前的那场战争起,这片土地上还有点人味的,就只有五位超人了。”我翻过一页。

“其他四位超人在昼夜分化后不久就相继离去了,只剩下一位生死未卜。”语毕,我一边叹息着闭上双眼。“但习惯了黑夜的你一定能适应这里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问吧。”

“……为何白昼迟迟未到?”

“夜的神——也就是我们的国王大人,似乎想了个办法把白昼的神封印了。这样白昼就不会再降临,世界将全部属于他。”

“怎么解除封印?”

“很简单,把神干掉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最后一个问题,”


『——伽罗和小心超人成为了很好的搭档。他们经常一起执行任务,每次的表现都无懈可击。

因为他们之间默契的配合、深厚的情谊以及过人的身手与胆识,人们将他们称为“侠义双雄”。

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由于情报部的一次疏忽,致使单独行动的小心超人遭到重创,不得不在后方的医疗部接受治疗。

此时,为了稳定战局,伽罗上将决定孤身一人前往战场。

而他一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』

——摘自《星之国古代史专修八•超人传记》

未能得到确切答案的不速之客皱起眉头。

“别这么凶地瞪着我……哎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好相处,不如坐下来跟我聊聊天,喝杯……茶?”话音未落,眼前的人早已失去了踪影。

我长叹一口气,复又翻开眼前厚重的书本。

“人们只是在重复着悲剧罢了。”

离开藏书阁的小心超人调转方向,直冲着夜之神居住的地方——神塔赶去。

路上的行人在不知不觉中少了许多,因此小心超人也得以高速前进。

与过去守卫森严的星之国王宫不同,神塔——至少是第一层的防卫工作做的十分松懈。小心超人甚至连刀都没完全抽出来,三两下就解决了战斗。

这种情况在第三层终于有所改观。随着铁门的开启,数量众多的老式战斗机器人眼中闪着诡异的红光,前仆后继地向入侵者发起进攻。

毫无来由的,小心超人回想起他们初次共同外出执行任务时,似乎也是和现在相同的情形。那个时候,伽罗说过……

【“很棘手?”伽罗神色淡然地说着。“记住,不管多强大的敌人,都一定会有他的弱点。抓住关键,一击制胜,就是我们最好的准则。”

“比如这些老式机器人,只要砍断脊柱的连接部分,就是一堆废铁罢了。”

瞬息之间,伽罗已经杀入敌阵。】

小心超人闭上眼,深呼一口气,随即,再度睁开的双眼中只余下坚毅。

他闪过近在咫尺的敌人,在疾速掠过其身旁时刀身状似不经意地一扫,随后将冲上前来的敌人作为踏板高高跃起,无声地落在墙上,在向下俯冲时忽的一个瞬移,刀刃将机器人直接拦腰截断。那身姿像猫一样轻巧,又如狼一般迅捷。几番动作间呼吸未曾紊乱。

清除掉占据视野的众多机器人后,他冷冷地凝视着眼前所剩无几的敌人,默默握紧了手中的刀,于不知不觉间隐去身形。失去目标的机器人像无头苍蝇般原地打转,却只能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

当机器人的数目削减到两个时,其中一个超负荷运算的机器人突然眼中红光大盛,端着枪口对四周进行无差别扫射,连仅剩的同伴都没能幸免于难。然而,小心超人还是没有出现。

就在机器人疯狂扫射时,刀光划过,将炮筒劈成两半。终于现出身形的小心超人一个肘击将最后的敌人击倒,举起刀,干脆利落一刀两断。

随即,他迈向通往神塔顶层的大门,对一地的断臂残骸视若无睹。在他走后,机械人内部断裂的导线仍不住发出“滋滋”的电流声。

『当他自漫长的沉睡中醒来,便被告知挚友逝去的噩耗。

“……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,除了伽罗上将的墨镜。”

“听说上将为了保护后方的普通群众,在敌军面前自爆,与敌军第一梯队同归于尽。”

“他实在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军人,一位好上司,也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战神。”

“我……先走了。请节哀。”

独自坐在病床上,手中拿着伽罗在世上最后留下的唯一一点痕迹的他,心中究竟想了什么,现在已无人知晓。

——后来,战争结束了。』

——摘自《???》

门后不出意料地是一片漆黑。

在黑暗中隐约传来什么人的笑声。“真有你的……竟然能走到这一步。该说不愧是小心超人啊!”

这声音忽远忽近,围绕着小心超人的周身不停移动,语气轻佻而肆意。“既然你都历尽千辛万苦,废了老大的劲儿来到这里了,我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一下呢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在话音落下的同时,四周潜藏在黑暗中的无数洞口闪烁出一点危险的光,随即无数锋锐的箭矢射向小心超人。然而小心超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直接挥刀尽数挡下。

“你是夜之神?”

“哎呀,看来还有点本事,我真是低估你了。”黑暗中的人故作惊讶地说着。“没——错,本大爷就是夜之神!怕了吧!”

“……”

黑暗中奸笑着悄悄接近的人呼吸突然一窒。大脑还没来及作出反应,就已经被卡着脖子提了起来。

“等……等等!你想要什么?荣华富贵?钱吗?我都可以给你!你看、我也可以和你共享神位!这样世界就只由我们两个人平分了……”

话语戛然而止。在刀刃穿过夜之神的胸口的同时,他听见一声清晰而淡漠的回答。

“不需要。”

黑衣的人抽出刀,带出一片深暗黏滞的血迹。

他步下一级又一级的台阶,到达塔的底部,在他进入的地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是你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……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那并不重要。”

“重要的是……你之前的问题,现在有答案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你明明是夜的子民,为何却如此期盼白昼的到来?”

“别沉默,别再自欺欺人,给我一个答案。”

“因为那是伽罗。”

“……即使只剩下一具空壳?”

“是。”

远方的天空掀起一线白。

『战争结束了。昼夜被分割开来,愚者建立了可笑的王国,继续演绎着无聊的戏剧。

而对他——对小心超人而言,继伽罗之后,他生命中仅剩的几抹色彩也逐渐淡去。

他很清楚,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自己的伙伴们,都去到了昼的领地。

那是充满光明的地方。没有战争,没有伤害,人们的脸上会洋溢着幸福与喜悦。

但他还不能去往那里,至少是在现在。

每天昼夜交替时,生活在夜间的人们便会遁入楼房或墙角的阴影中,在夹缝间寻求生存。

某日,当他站在房顶,远远眺望着世界的彼端,随后跳下,汇入撤离的人群时,回头看了一眼。

仅仅是不经意间的惊鸿一瞥,刺目的亮光也足以令久不见光的视网膜传来阵阵疼痛。

但真正令他双眼发酸的,是站在阳光中的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。

即使对方的眼睛变成了金色,即使相隔如此遥远,他还是知道。并且确信着。

那是伽罗。』

——《???》

阳光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了。

我也应当尽快撤离,但他站在原地,注视着远方。

“你不走吗?”

“不走。”

“是时候启程了。”

我转过身不忍再看。

人们终究只是重复着悲剧的上演。

而我束手无策,一如从前。

【“白昼之神与伽罗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这个问题的答案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眼前的青年皱起眉头。

“倒不如说,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了。”】

是的,他很清楚。眼前的人就是伽罗。

他伸出手。或许是想要像以往一样,握住对方的手,或许是想给久别的战友一个拥抱。

但最终也只是在触碰到对方之前,被如同实质的明亮光线刺穿。

——Fin.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众:

转载一下 说的太好了
也说一下这儿吃不下仅单方面付出的cp【


枭少:



nichoLee:





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






 





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,望周知。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。








 








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,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。








 








A是B的痴汉,A喜欢偷窥B洗澡,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,最后由于压抑不住,A强圌奸了B。








 








没想到,B竟然喜欢A,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?








 








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,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,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?








 








那么好,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,依旧是同样的剧情,你是什么感受?








 








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?








 








对西皮两方的偏重,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%与50%,包括我自己。








 








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,有人则相反,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。








 








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,这也未尝不可理解,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:两个角色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优劣之分。








 








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,不说其他,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






 








也是最近,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。








 








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、变态,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,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。








 








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,她只苏D,对其他角色无感,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,只能写CD。








 








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,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。








 






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?








 








要是交换一下立场,把D写成痴汉变态,你觉得如何?








 








 








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,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,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。








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,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,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,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。
















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,就是痴汉。
















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;也不清楚若是有,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。
















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,痴汉是犯罪,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。
















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,就像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”一样,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,成了句笑话。

















我们再来代入下,你站的西皮AB,A是B的痴汉,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,偷拍他,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。
















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,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,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,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,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。
















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?
















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,你感受如何?
















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,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,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,追求刺激。
















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,他从来不是痴汉,不是强圌奸犯,不是色圌情狂。
















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,你会觉得好受么?













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














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,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,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。
















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,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。
















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,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,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,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,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。
















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,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: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,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,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。
















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,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。
















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,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。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,而是在仇恨中发酵,成为积怨的一部分。








 









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。
















一句话,你不在意,大有人在意。









以上








2017.3.8





【整理】各种测试/生成器 产粮/脑洞/生娃/恶搞用

筱筱虾皮:

存个


一条橙子-物欲横流的社会人情淡漠只剩下pc的屁股还有一丝温度:



#不务正业产物 经过初步粗略的筛选


#转载随意【但转载后更新不会有更改所以慎




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【抽奖抽梗都好用】


用于肝人设【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】




【注:以下未标注的话都是在shindanmaker上的,网页比较慢,建议pc食用】




cp向


【cp互动】


【cp三题】


【cp体质】


【cp一梗】


【cp开车的两个关键词】


【cp开车【bl】


【诱惑服装】


【告白场景】


【婚礼】




关键词生成


【画手脑洞关键词【三个】


【三题】


【另一个三题】


【3关键字【微抽象】


【场景视角气氛生成】




生娃/玩趴/恶搞


【abo性别及信息素气味】


【少女形象】


【男性人设】


【JJ长度测试】


【主人生成】


【爱豆【女】人设生成】


【不为人知的一面】


【奇怪的控】


【死法】




各种异世界人设


【异世界转生人设【目前看到最全的】性别身高技能属性面板等等】】


【某魔幻世界观下的角色设定测试】 配合【自动计算excel卡百度云】食用


【异世界人设生成【含职业与属性面板】】


【中世纪魔幻世界人设生成【身世描述】】


【奇幻世界攻略游戏人设【年龄种族属性职业与主角经历描述】】




【异能生成【来历能力成就】】


【魔幻世界法师人设生成【服装技能性格描述】】


【在古代的姓名号】


【奇幻生物【外貌描述】】


【猎人生成】




各种附属生成


【二次宠物【叫声外貌智商性格品种描述】】


【旗帜生成【比例样式颜色特征图案】】


【恶灵古堡】




武器


【驾驶的机甲【大小动力系统名称】】


【古风武器【含名称长度重量传说描述】】


【古风武器【材质描述 其他比较抽象】】


【二次元武器生成【仅名称】】


【武器生成【仅品种】】




【橙光游戏】【古风故事生成器【bg】】




【Undertale AU】几个脑洞性质的AU

*超不负责注意。

Phoenix tale

不死鸟传说

——“从遥远的天之尽头坠落的火鸟,将会带来灾厄。”

——在亲眼目睹“罪人”Chara,也就是Frisk的姐姐被处刑后,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……

“高傲终成罪过。”


两个衫福的设定……

Underbear&Underlily

熊之下&百合之下

百合熊风暴设定。

“你必要越过绝壁,去见你的心上人。”

熊之下:
frisk是熊,怪物们与人类一同生活在断绝之壁的另一边的设定。

百合之下:
frisk是人类,怪物们全员熊+♀化的设定。
(请不要问我百合怎么生育后代……我也很想知道_(: 」∠)_

【Undertale AU】Nothingnesstale的一些设定……?

一个新的脑洞……基于前段时间做的一个梦

嘿呀。

(好像撞名字了,改一改

梦中的设定(仅剩的记忆orz):

(背景基于原作,Frisk和Chara的性格有部分参考 自AU Snowtale 与贴吧分析贴。)



在这个AU中,

①Frisk有两个立场。

②只有Frisk和Chara在这里。

③Chara好像很讨厌Frisk,两人似乎起了争执(单方面的指责)。

④一 片 漆 黑。



醒来之后脑了一部分_(: 」∠)_:



时间线:PE&GE(PE先于GE)



①PE:Frisk完成PE线后,在玩家(Player)的意志的指示下决定重置,走GE线。Chara(划掉)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(划掉)感到违和,想要阻止Frisk,却导致时间线发生错乱,PE与GE重合。



②GE:Frisk走完PE线后又走了GE线。在最终面对Chara时,Frisk按下了‘重置’,结果时间线出现了错乱。



(Chara感到的违和感相当于GE对PE产生的一种投影……在GE线的原先的‘PE’中,Chara没有阻止Frisk)



Frisk:

①脱离了Player的掌控。

②喜欢Sans,但并不是爱。

③感情淡薄。内心戏很足。

④凭借印象创造了一个地下王国——的空壳。

⑤被Chara称为“真正的怪物”。



一段记录



[*在这个空荡无人的黑暗的空间里,我不知道我已经呆了多久。

*没毛病。另外一个和我一样掉下来的倒霉蛋可不是人,而是个幽灵。

*言归正传,我想我得找点别的事情干干,免得被逼疯。

*当然,我不会去挑衅那位脾气明显很不好的‘幽灵小姐’……或者说是‘鬼魂男孩’?我可没傻到自讨苦吃的程度。

*……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,‘Player’的意志好像也消失不见了。

*这是否意味着……我可以‘做’点什么?



……



*我尝试‘创造’,

但我失败了。

*……我无法凭空造出一个灵魂,不管那属于怪物还是人类。

*而我所创造出的,仅仅是一具空壳。]







(划掉)其实就是一个习惯玩生存模式的【mc玩家•福】无意中发现可以玩创造的故事。(划掉)

关于自AU Snowtale的一些脑洞

脑洞
后面大概会整理成设定吧_(: 」∠)_

(刚才系统出问题了?好多空行……

1'
宁愿背着福也不愿意使用重力魔法和瞬移的sans
[看到frisk跌倒在一人高的雪堆中,sans感到一阵头疼
毕竟他答应了那位老女士,要保护那孩子远离严寒的侵袭,对吧?
他走上前,示意frisk趴在他的背上。
‘……哇唔?!’frisk发出一声惊呼——他试图把frisk背起来。
他的腰正在慢慢直起来!他做到了!他做到了!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!虽然frisk并没有多重。
他们行走在无声的静默当中,frisk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但最终也没有出声。
一路无话。
直到雪势渐低的平缓地带,sans才把frisk放下来。]
‘为什么不用重力魔法或是瞬移?

好吧,在这片荒芜又寒冷的不毛之地,灵魂力量的回复也变得缓慢……这意味着我只能减少使用那些能力的次数,不然就会抵御不住刺骨的寒风与严酷的天气。

……或许,你已经明白这一点了?’
(frisk决心脸)

2'

寒冷的天气与恶劣的环境使生活在这里的怪物们也受到了影响。
但是在所有人都变得更加冷酷时,Papyrus并没有改变。
他还是那个小天使。

3'

Undyne在追杀人类时被冻住了。宛如一条海产。
好在人类锲而不舍地接来热水帮她化冻。
他们的手因长时间裸露在外,冻得僵硬而冰冷,就像是风干的鲑鱼。
然而他们并没有放弃。
Undyne有点感动,但是并不承认。

(漏掉的补充说明:因为带着手套端不稳水杯,frisk把手套脱了)
4'

[你观察了一番那个在坚固的冰墙上打出的老鼠洞,猜测那只老鼠一定很有力量,同时充满耐心。
在你转身准备上路时,你被什么绊了一跤。
你揉着摔红的鼻子,回头望去,发现凸起的雪堆中有什么在闪闪发亮,像是一个透露出善意的友好的讯息。
你不禁走过去,触碰那片看似温暖的金色的光。
你确实感受到了暖意。

*存档完成

你的hp似乎回复了一些。
尽管不多,但也肯定足够支撑你前行了。
于是你继续踏上你的旅途。]

【UndertaleAU】Snowtale设定②

段考完开始码设定……




Frisk:
跟随科考队前往极地考察的孩子。在暴风雪中与大人们失散,遇见了小花,被诱导掉进了洞中。
①眼睛是亮金色,像阳光一样灿烂的颜色。但由于弱视而不能直视阳光。
②头发是棕色,脸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冻得有些红。皮肤会比原版白皙一些。
③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像太阳一样明亮温暖的金色花。
④初始武器不是树枝,而是一根冻得很硬的冰柱。
⑤充满决心。

Chara:
一个得了白化病的孩子,也是第一个进入雪域的人类。因为白化病的缘故不能见强光。因为错过了“阳光直射的日子”而执意独自一人来到雪域,不小心滑倒跌进洞内,被路过的Asriel发现并带回家。
①白发红眼,肤色近乎苍白。
②从以前起身体状况就不太好,常生病。
③心不坏,嘴有点毒。
④很喜欢羊家。
⑤最后因肺炎而死。
⑥遗愿是“见到阳光”。

钟:
在昼夜光差变化相差无几的雪域,想要辨别时刻全靠挂在墙上的大钟。
①每个场景都有一面大钟。雪域的居民们会按照不同的时间段决定外出行动的时间长短。
②每切换一个场景,分针走四分之一圈。连续在两个场景间切换只算作切换一次。退出游戏后再次进入,无论间隔多长时间,时针走二分之一圈。

附带的补充设定:
①事实上,由于天气寒冷,你必须拥有更大的决心以维持前进的脚步。
同样的,由于天气过于寒冷的缘故,有些敌人甚至刚出现就逃走了……

所以在这个AU里是达成不了GE线的=)


……或者说,想要在这个AU里打出GE线……你就需要更多的“决心”。=)
……一个上毁了阴影的雪福。

【并不意味着其它地方就没有毁】

被圆珠笔打出了暴击。
忘了打tag。

道具的设定。

为什么手机的网页版一次只能发一张啊。
一个自家的设定……很随性。

正在完善中,先放一下背景设定和福&小道具的设定图。

一开始只是想画毛茸茸的福。











Snowtale





可译为“雪域传说”。

故事情节基本遵循原作设定。





背景:

从前,地球上居住着两个种族:怪物与人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终于有一天,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争。战败的怪物一方被人类魔法师封印,迁徙到寒冷的极地地区。它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新的居处,并称之为“家”。

许多年过去了。有一天,一个跟随极地科考队考察的小女孩爬上了艾伯特山,不慎掉进了山洞里……

故事由此开始。



人类世界:

在怪物们被封印后不久,寒流席卷了整个世界。地球上大部分区域都因此长年处于严冬状态。



地下王国:

地下王国处于长年不见天日、积雪不化的状态。全国没有哪怕一颗绿色植物。一年当中只有一天,阳光会从洞口照进Ruins的一片空地。